海事律師海關律師國際貿易律師海關辯護律師,外貿律師 專業提供海關、海事、外貿法律服務 全國統一咨詢熱線:13311891225
首頁 > 網站新聞 > 以案說法 > 案例評析:互換艙位誰之錯?

Title:案例評析:互換艙位誰之錯?

Posted by:匯業律師

Time: 2011年10月14日

fiogf49gjkf0d
  互換艙位合同糾紛案
  【案情】原告:中遠集裝箱運輸有限公司。
  被告:山東省海豐船務有限公司。
  被告:青島港務局大港公司。
  海事律師參與了這起糾紛案的處理,1999年7月19日,中遠集裝箱運輸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中集公司)與山東省海豐船務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海豐公司)就國內沿海集裝箱班輪航線的互換艙位合作事宜簽訂航線合作協議書,約定:合作時間一年;雙方各自獨立攬貨訂艙,編制提單號,放柜、裝箱,簽發各自的提單和運單,繕制裝箱單及倉單,對外結算運費。雙方各港口的操作人員應每日16:00時之前互相通報各自的預配情況,并且在開船前24小時內將倉單遞交船舶代理。對于裝船貨物,包船方要保證在船舶到達之前辦好有關清點工作,并及時提交有關文件給船舶經營方以便安排作業,對卸船的貨物,按各方的艙單分別給雙方的代理或辦事處,并辦理放貨手續,誰的貨由誰負責放貨及提貨手續;如在運輸過程中出現貨損,由船舶經營方負責索賠和理賠。協議最后約定本協議未盡事宜或有爭議事件,雙方應本著友好互利的態度協商解決,如協商無法解決,應提交當地仲裁機構解決。

  1999年11月16日,個體經營者魏秀英委托中集公司由青島運輸一批辣椒干至蛇口。中集公司的青島港代理青島中遠國際貨運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中貨青島)接受訂艙后,安排拖車前往裝貨地點裝貨。按照魏秀英的要求,貨物裝載于1×40''集裝箱中,左半開門,配放在通風良好的位置。青島中貨將該集裝箱運至碼頭堆場時,向青島港務局大港公司(以下簡稱大港公司)提交了青島港集裝箱入港裝箱單/設備交接單,在該單上標注“超高”、“配放在通風良好的位置”、“左半開門”,“損壞、異常描述”一欄未作任何批注。

  大港公司承認其接受海豐公司的委托負責裝船,由海豐公司的大付負責配載。根據中集公司與海豐公司之間簽訂的航線合作協議書,青島中貨將該集裝箱交由海豐公司運輸,并以自己的名義簽發了提單號為COSN334101427水路集裝箱貨物運單。據該輪艙位圖顯示,集裝箱被積載于艙內第二層,并非處于通風良好的位置。

  11月26日,貨至目的港蛇口。據中國外輪理貨總公司蛇口分公司的理貨報告顯示,本案所涉集裝箱右門鉛封未變,左門僅開12厘米,440袋貨物外包裝發熱,其中205袋外包裝有水漬,70袋外包裝有嚴重水漬及部分霉跡。

  庭審時,中集公司主張大港公司是接受海豐公司的委托從事集裝箱貨物的裝卸作業,海豐公司則主張是由中集公司委托的,大港公司承認是由海豐公司委托的。

  2000年4月6日,魏秀英以青島中貨和中集公司為被告訴至本院,要求兩被告賠償其貨物損失225,135元人民幣。在審理過程中,中集公司申請追加海豐公司為第三人。該案經一審、二審,認定:此案為沿海貨物運輸合同糾紛,合同的相對主體為承運人中集公司和托運人魏秀英。在沿海運輸中,對托運人應當負有責任的人是承運人,而海豐公司不是此案所涉及海上運輸合同的當事人,對此案所爭議的標的沒有直接的牽連,因此中集公司和海豐公司之間的責任分擔不屬于本案的審理范圍。中集公司作為一家經驗豐富的集裝箱公司應當具備運輸辣椒干類貨物的經驗。但艙位圖顯示,卸貨港的理貨報告顯示集裝箱僅左開門12公分,不符合“左半開門”的合同要求。因此中集公司作為承運人沒有盡到妥善謹慎運輸的義務。為此,判令中集公司賠償魏秀英貨物損失104,040元人民幣,并承擔一、二審的訴訟費10596.60元人民幣。

  二審判決的時間是2001年6月26日,中集公司稱其收到判決的時間是2001年7月24日。但當事人未提交省院送達判決的送達回證復印件。

  2000年9月14日,中集公司向魏秀英支付了賠款112729.12元。2001年10月22日,中集公司作為原告向本院提起訴訟,要求海豐公司對上述賠款承擔責任。

  【審判】青島海事法院經審理認為,雖然原、被告雙方在航線合作協議中約定了仲裁條款,但該條款對仲裁委員會約定不明確,雙方事后也未達成補充協議,因此仲裁條款無效。在履行協議過程中發生糾紛時,當事人一方有權直接向法院提起訴訟。因此,該案件由海事法院管轄并無不當。

  關于時效問題,省院判決時間是2001年6月26日,但海豐公司未提交該判決送達給中集公司的具體時間證據。在海豐公司不能提交證據的情況下,本院以中集公司述稱的收到判決書的時間作為時效的起算時間。中集公司稱其收到判決的時間是7月24日,而本院收到中集公司訴狀的時間是10月22日,該期間未超過90日,因此中集公司的主張并未超過訴訟時效,其合法權利應受法律保護。

  中集公司接受魏秀英的委托后,憑據雙方簽訂的航線合作協議書的規定,將該集裝箱交由海豐公司運輸。中集公司在將該集裝箱運至碼頭堆場時,向大港公司遞交了青島港集裝箱入港裝箱單/設備交接單,并在該單據上批注了“超高”、“配放在通風良好的位置”、“左半開門”,在交接單上“損壞、異常描述”一欄未作任何批注。大港公司接收集裝箱的貨物時,未提出異議,因此應當認定中集公司按照交接單的批注要求將集裝箱交由大港公司,且貨物的表面狀況是良好的。

  中集公司是包艙方,海豐公司是船舶經營方,大港公司負責裝卸海豐公司承運的集裝箱貨物。海豐公司投入該航線的船舶從事的是集裝箱班輪運輸,盡管海豐公司不承認其委托大港公司從事貨物的裝卸作業,但根據行業慣例,集裝箱班輪運輸情形下,船舶經營方負責貨物裝卸。庭審中,大港公司承認是接受海豐公司的委托將貨物裝船,則進一步證實了在中集公司與海豐公司基于航線合作協議而發生的法律關系中,海豐公司負責貨物的裝卸,也即,大港公司是接受海豐公司的委托從事本案所涉集裝箱的裝船作業,大港公司是海豐公司的雇傭人。在集裝箱貨物損壞賠償而發生的法律關系中,大港公司不是一個獨立的當事人,而是依附于海豐公司,海豐公司應當對大港公司的行為承擔相應的法律責任。

  中集公司一旦將集裝箱貨物交至大港公司的碼頭堆場,即視為交付給海豐公司。  (2001)魯經終字第203號民事判決,即委托秀英訴中集公司一案的二審判決認定“本案所涉貨物自裝貨港堆場接收整箱貨物、配載與積載、運輸管理、照料貨物直至卸貨港交付貨物實際上是由海豐公司控制和操作的”。因此,海豐公司應當對自起運港接收貨物時起至目的港交付貨物時止的期間內發生的貨物損壞承擔責任。中集公司交付貨物時,貨物表面狀況是良好的。在海豐公司不能舉證證明其可以免責的事由的情況下,應對貨物的損壞承擔賠付責任。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通則》第一百零六條、《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第一百零七條的規定,判決如下:

  被告山東省海豐船務有限公司支付原告中遠集裝箱運輸有限公司賠付款112729.12元,加自2001年9月14日起至判決確定的付款之日止的銀行同期存款利息,于判決生效之日起十日內一次付清。

  審判后,雙方當事人均未上訴。

  需要說明一點的是,海豐公司在本案判決書生效后,在青島海事法院以海上貨物運輸合同糾紛為由起訴大港公司。

【評析】

  本案是一起典型的連環貨物索賠案,咋看仿佛很復雜,法律關系比較亂,其實,稍一分析,就會發現有一條主線至始至終是很清楚的,那就是發生了貨損,“憑合同索賠”——憑合同向直接責任方索賠。此貨損案發生后,貨主首先憑提單向中集公司索賠,中集公司又憑互換艙位協議向海豐公司索賠,海豐公司再憑與大港公司間的委托協議向大港公司索賠。以合同為主線,案件的法律關系就很容易理順。這就是此貨損案給我們的第一個啟示。本案還涉及以下幾個問題:

  1、 仲裁問題。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確認仲裁協議效力幾個問題的批復(法釋(1998)27號)第一款規定:當事人達成的仲裁協議只約定了仲裁地點,未約定仲裁機構,雙方當事人在補充協議中選定了在該地點依法重新組建仲裁機構的,仲裁協議有效;雙方當事人達不成補充協議的,仲裁協議無效。本案中,中集公司與海豐公司間的互換艙位協議約定:本協議未盡事宜或有爭議事件,雙方應本著友好互利的態度協商解決,如協商無法解決,應提交當地仲裁機構解決。我們認為這種仲裁協議對仲裁機構的約定不明確,無法執行。所以,海事法院對本案有管轄權。

  2、 時效問題。

  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民事訴訟證據的若干規定中第2條的規定,當事人對自己提出的訴訟請求所依據的事實或者反駁對方訴訟請求所依據的事實有責任提供證據加以證明。沒有證據或者證據不足以證明當事人的事實主張的,由負有舉證責任的當事人承擔不利后果。本案中,海豐公司主張中集公司的起訴已過訴訟時效,海豐公司就負有舉證義務證明其主張的成立,在海豐公司不能提供有效證據的情況下,海事法院對其相應的主張不予支持。

  因此,海事法院結合我國《海商法》第257條第一款規定認定中集的起訴未過時效。我國《海商法》第257條規定“就海上貨物運輸合同承運人要求賠償的請求權,時效期間為一年,自承運人交付或者應當交付貨物之日起計算;在時效期間或在時效屆滿,被認定為負有責任的人可以向第三人提起追償請求的時效期間為九十日,自追償請求人解決原賠償請求之日起或者收到受理對其本人提起訴訟的法院的起訴狀副本之日起計算”。而中集公司解決“原賠償請求之日”是 2001年7月24日,從此日起計算九十日應為2001年10月25日,中集公司起訴海豐公司的時間是2001年10月22日,故中集公司的主張并未超過九十日的訴訟時效之規定,中集公司的合法權利應受法律保護。

  三、直接援引已生效的判決書作為定案的依據。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民事訴訟證據的若干規定中第9條第4款規定“已為人民法院發生法律效力的裁判所確認的事實無需當事人再舉證證明,”因此,本案直接援引(2001)魯經終字第203號民事判決 “本案所涉貨物自裝貨港堆場接收整箱貨物、配載與積載、運輸管理、照料貨物直至卸貨港交付貨物實際上是由海豐公司控制和操作的” 作為本案認定事實的依據。海豐公司作為承運人的責任期間應當從起運港接收貨物時起至目的港交付貨物時止貨物處于承運人掌管之下的全部期間。中集公司交付貨物時,貨物表面狀況是良好的。在海豐公司不能舉證證明其可以免責的事由的情況下,應對貨物的損壞承擔賠付責任。

  四、大港公司的法律地位問題。

  海豐公司與大港公司之間的協議書證明大港公司受海豐公司的委托,在港口負責本案所涉集裝箱的裝船作業,結合集裝箱班輪運輸慣例,中集公司將集裝箱交給大港公司即視為該集裝箱已處于海豐公司的掌管之下,亦說明中集公司已將該集裝箱交給了承運人海豐公司。在集裝箱貨物損壞賠償而發生的法律關系中,大港公司不是一個獨立的當事人。本案中對于大港公司法律地位的認定參考了英美法中“雇傭人”的概念,我國法律沒有明確的“雇傭人”一詞,目前最高人民法院正在針對港務局的特殊性質制定一部法律,確認了港務局的獨立第三人的身份,我們期待著這部法律的早日出臺,以后,類似的案件中港務局的法律地位認定問題就有了更充分的理由和根據。

  五、貨損責任的承擔。

  青島港集裝箱入港裝箱單證明中集公司交給大港公司的集裝箱的表面狀況是良好的,貨物在運輸途中發生了貨損,作為承運人的海豐公司理應對此承擔賠付責任。如果海豐公司有證據證明貨損是由于大港公司造成的,應當另案起訴大港公司。在集裝箱貨物損壞賠償而發生的法律關系中,不應當讓與中集公司沒有任何合同關系的大港公司對貨損承擔直接的賠付責任。
内蒙古快3走势跨度 半全场稳赚技巧 王者捕鱼官网 扑克二八杠顺口溜搞笑 波音bbin平台app下载 安徽11选5中4个号 工商管理专业好的大学 微信棋牌辅助软件 香港彩票开奖结果 秒速飞艇计划软件app 002349股票分析 最靠谱的电玩街机捕鱼 安徽时时彩开奖结果查询一首页 广东36选7预测号码今天晚上 山东群英会最新开奖两码遗漏 全国mba院校排名 比特币跌势不止,以太坊重回第二-世纪比特币矿机交易